市场资讯

☞立即开户

上证50ETF沪深300ETF期权_手续费单边7.5元/张

延长A股交易时长?利弊分析及具体建议

当前,不考虑盘前的集合竞价时段,A股交易时间分为上下午两个时段,共四小时整,上午时段为9:30-11:30,下午时段为13:00-15:00。这一安排确立于中国证券市场创立初期,延续至今。

与上个世纪90年代创立初期相比,A股市场已发生巨大变化。特别是去年以来,中国修改了《证券法》,加大了对证券市场违法犯罪行为的打击力度,推出了科创板注册制试点,创业板改革并试点注册制、新三板改革也在紧锣密鼓推进中。对外开放方面,全面取消了QFII、RQFII额度限制,提前放开证券基金、期货机构外资股比限制,落地了多家外资控股证券公司。

延长A股交易时长?利弊分析及具体建议 市场资讯  第1张

资本市场全面深化改革、加快对外开放,吸引了海内外资金增加对A股市场的长期配置,并引发A股在今年疫情期间走出了较为强劲的上涨行情。今年上半年,北向资金共净流入1181.5亿元,说明中国股票市场对全球资本的吸引力在不断提升。

A股当初设立的较短交易时段,已难以满足当前市场国内外投资者的需求。

多年以来,市场一直存在延长A股交易时间的呼吁。今年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李东生、全国政协委员李维平分别提出了议案和提案,均建议延长现有的股市交易时间,引发投资者热议。

A股交易时长在全球主要股市中最短

沪深两家证券交易所正常交易时间为4小时,在全球主要股票市场中最短。

一般来说,较为成熟的市场,交易时间都安排得较长。比如,纽约证券交易所和纳斯达克交易所,股票交易时长为6.5小时,远超沪深市场。伦敦证券交易所的交易时间更是长达8.5小时;德国法兰克福证券交易所和巴黎泛欧证券交易所也是8.5小时。

延长A股交易时长?利弊分析及具体建议 市场资讯  第2张

为了增强市场竞争力,亚太地区的交易所也纷纷增加交易时长。比如,台湾证券交易所于2000年推迟闭市时间,交易时长增加到4.5小时;东京证券交易所在2011年缩短午间休市时间,交易时长增至5小时;香港交易所多次延长交易时间,交易时长达到5.5小时;新加坡证券交易所取消午间休市,交易时长达8小时,已接近欧洲主要交易所的交易时长。

A股交易时段与全球交易体系重叠不足

当前,全球金融市场已经形成了全天候运行网络,不同时区、不同地域的股票市场交易时段相互重叠,以保持全球交易的连续性。全球主要证券交易所中,欧美多采用无间断交易的时段设计。在亚太地区,澳大利亚、韩国、新加坡和台湾地区等目前都是全天无间断交易。不少亚太地区的主要股票市场都尽量使自己的交易时间能衔接上其他主要市场的交易时间,还争取与欧洲三个主要证券交易所的夏令时交易时段存在重叠。

比如,新加坡证券交易所于北京时间17点休市,在2011年取消午休时间后,不仅能与欧洲主要证券交易所实现2小时的交易时间重叠,还实现了无间断交易,大大增强了对国际资金的吸引力。

香港地区的证券交易所虽然不是全天无间断交易,但其交易时段和欧洲主要证券交易所也存在1小时的重叠。

对比起来,沪深市场不仅午休时间长达1.5小时,而且闭市时间恰好就是欧洲三大证券交易所夏令时的开市时间,与全球交易体系的交易时间重叠明显不足。

亚太市场延长交易时间效果明显

2011年,新加坡、香港地区和日本的证券交易所均延长了交易时间。交易时间延长后,市场交易量都有明显提升。

以香港为例,自2011年3月7日起,香港股市将交易时段由每日4小时延长至5小时;自2012年3月起,午间休市时段又缩减了30分钟,休市时间为自中午12时至下午1时,交易总时长延长至5.5小时。港交所延长交易时长的目的,就是要与内地股市有更多交易时间上的重叠,让在香港发行的内地证券有更充分的价值发现机会,提升竞争力。从2011年第一阶段港交所延长交易时间的统计来看,成交额增加了约7%。

而韩国为了增强与中国等其他亚洲国家股市的联动,先是在2000年取消了“午休制”,自2016年8月1日起,又将交易时间由09:00-15:00延长为09:00-15:30,将交易时长增加至6.5小时。此后,韩国股市的流动性也得到了显著增长。

与亚太主要股票市场类似,中国央行自2016年1月初起延长银行间外汇市场的交易时间,完善了人民币汇率价格发现和形成机制;上海黄金交易所自2019年以来也先后两次延长交易时间,与国际黄金市场进一步接轨,提高了市场交易的流动性和效率。

亚洲各主要交易市场如此积极地延长交易时长,说明此项制度改革确实对提升市场竞争力大有益处。在中国金融行业对外开放提速、国际化程度提升、国际资金涌入之际,适当延长A股交易时长实有必要,也是一张可以打出来的好牌。

A股市场定价效率有待提高

A股市场交易量巨大,换手率领先全球主要市场,这是不争的事实。同时,大量研究显示,A股市场总体定价效率仍较低。多年来,市场各方也在努力进行改善,从制度上引入各类衍生品及看空机制,推出股指期货、融资融券、个股期权等业务,效果已有所体现。

以A股的同步性指标来看,中国A股市场回报率能解释个股波动的比例高达40%左右,处于全球主要市场中最高的水平,近十几年并未有实质性的下跌。这说明,A股的价格波动中蕴含的与个股内在价值相关的信息较少,投资者多根据宏观信息进行交易决策。而这恰恰说明,A股的定价效率还有较大改善空间。

2020年4月9日正式公布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强调推进资本要素市场化配置,其中,完善股票市场基础制度是重要的着力点。结合当前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加大资本市场服务实体经济力度的需要,进一步完善包括交易时段在内的A股市场制度设计,增进市场定价效率,实有必要。

延长交易时间的利弊分析

按照信息不对称理论的观点,连续交易有助于将私有信息反映到价格中,倘若交易时间不足,市场信息可能难以被及时反映在价格中,从而降低市场流动性,削弱市场的定价效率,进而影响市场的竞争力。按照隔夜风险理论的观点,非交易时段过长将会导致股票市场有更大的波动。另外,对投资者而言,如股市交易时间过短,可能因交易时间与工作时间冲突等原因而失去交易的机会。

因此,延长股市交易时间会丰富市场的参与群体,增加市场对信息的反应时间,有助于减少波动,增加交易量,提升定价效率。

当然,延长股市交易时间同样也存在不少潜在的成本。理论上,倘若交易时间过长,导致投资者参与交易过于分散,可能会在某些时段引发市场出现流动性不足的状况。延长交易时间需要相关市场主体对交易软硬件系统进行升级,以处理延长交易时段的相关业务,这会增加相应的人力物力成本。考虑到中国股市历来交投活跃,交易所和证券公司历来高度重视交易信息系统升级换代,这些新增成本应该都在可承受范围之内。

总之,延长交易时间不仅可以提高股票交易量、增加券商收入,更重要的是有助改善市场定价效率,加强与国际市场的联动性,增强A股市场的国际竞争力,助力沪深两地建设具有世界影响力的国际金融中心。这些益处大大超出了以上提到的潜在成本。

延长交易时间的具体建议

建议分步延长A股交易时间。具体实施次序为:首先延后下午时段的闭市时间,然后是缩短或取消午间休市,最后待时机成熟,再考虑逐步提前开市时间。

步骤一,延后下午时段交易至16:00闭市。延后下午时段交易闭市时间,主要考虑为增加与香港证券市场的同步性,且与欧洲证券交易所产生一定交易时间的交集。这个措施延长的时间本就在中国主流的上班时间内,成本较低,易于实行,因此建议首先实施。

步骤二,缩短或取消午间休市。取消午间休市能使交易时段连续,这也是不少成熟股票市场的选择。若考虑到内地投资者的交易习惯,也可考虑将上午闭市时间由11:30延后至12:00。

步骤三,将开市时间提前至9点。东京、澳大利亚和韩国股市均在北京时间上午8点开市,新加坡和台湾地区股市则在北京时间9点开市。提早交易时间至9点能加大与新加坡、台湾等亚太主要证券交易所的交易时间重叠,加强与国际市场的联动性,可以优先考虑。交易时间如提前至8点,就会早于中国主流的上班时间,这会给各方带来较大的调整成本。因此,建议待条件成熟后再来考虑。

(作者为上海交大上海高级金融学院教授)

关键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