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权学院

☞立即开户

50ETF期权300ETF期权_零门槛低费用

盈利最大化的真相——抓住供需失衡

本篇故事的主人公是:安德鲁·多德森        

盈利最大化的真相——抓住供需失衡 期权学院  第1张


是一位受过训练的数学家,2003年在托克担任分析师,开始了他在石油市场的职业生涯,2007年加入阿卡迪亚石油公司,成为一名石油交易员随后负责非美国地区石油交易。2013年,他加入巴西金融集团,担任非美国石油业务全球主管。2015年,加入著名的千禧年投资管理公司,担任合伙人和投资组合经理。2017年,他创立精品能源投资公司菲利普咨询有限公司,并担任旗下石油基金的管理合伙人。

盈利最大化的真相——抓住供需失衡 期权学院  第2张

#供需失衡初现#  

如今,要想从原油交易中真正赚到钱,你必须对原油市场的结构和主题的转变保持警惕。有很多交易者可以通过相对简单的方式每年为所在的公司赚取几百万美元:他们知道现货市场如何运作,知道原油一揽子价格是如何制定,这就是他们运营一个成功的交易室所需要的一切。

但如果你的野心更大,想要获得数倍利润,那么你就必须进行更大的结构性交易。这些带来超额回报的机会只有在你正确认知到贸易流向转变或贸易中断,导致市场运作方式发生变化时才会出现。

供需再平衡是一些多年来的事件的综合结果。

第一个变化发生在亚洲炼油厂的设计上。传统上,该地区的大多数炼油厂都生产轻质低硫原油,但后来印度信实工业公司在古吉拉特邦贾姆讷格尔县建造了一家大型炼油厂,专门处理中硫和高硫原油。中国新建造的许多新炼油厂也同样如此。

在整个21世纪初,越来越多的亚洲炼油厂遵循这条路线,开始增加脱硫装置及其它更复杂的装置,使它们能够加工传统上不被重视的中硫和高硫原油。

炼油厂对这些不太受欢迎等级的需求增加了,但与此同时,由于欧佩克国家,特别是海湾国家已经大幅削减产量,导致这些等级原油的供应相当有限。

欧佩克渴望再次提高油价。自08年金融危机以来,油价一直处于低位,显然对原油需求产生了重大影响,欧佩克通过减少产量来应对需求下降。欧佩克人为地减少了流入亚洲市场的中硫、高硫原油的数量,而与此同时,大量更适应处理中硫、高硫原油的炼油厂已经投产。

#永远多想一步#  

这两个因素结合在一起,极大地改变了苏伊士运河东部市场高硫原油的供需动态。

当时市场的供需平衡比历史上的任何时候都要紧张得多,这相对推高了以迪拜基准原油为代表的高硫原油价格,相对打压了以布伦特基准原油为代表的低硫原油价格。

布伦特原油和迪拜原油价差收窄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因为全球炼油厂在管理高硫原油和平均分子密度较重的重油方面做得越来越好,所以中硫、高硫原油的折扣在减少。

2010年,低硫和高硫原油差价变得更加狭窄,甚至达到了差价偶尔倒挂的地步,这意味着与迪拜挂钩的中硫、高硫原油有时实际上比传统上价值更高的低硫原油更贵。

很明显,亚洲迫切需要更多的高硫原油,因此我们开始在全世界寻找替代供应商。

我们公司设法与包括哥伦比亚国家石油公司在内的几家哥伦比亚中硫、高硫原油供应商达成协议,以目的地限制的方式向亚洲客户销售他们的卡斯蒂利亚和瓦斯科尼亚原油等级原油,我们开始将大量的哥伦比亚原油运往亚洲。

事实证明,这笔交易对我们来说是非常有利可图的,但与此同时,我们充分意识到,如果你能将哥伦比亚的原油可靠而有规律地销往亚洲,那么这意味着中硫和高硫原油的价格已经变得相当高了。

哥伦比亚交易的成功和我们获得的高价格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危险信号,警告我们是时候开始思考下一步可能发生的事情了。我们认为,高硫原油的价格泡沫不太可能持续太长时间,因此我们开始思考什么原因可能会导致两者价差重新扩大。

#设计交易方案把握先机#  

另一个多年来一直在进行的项目是建造东西伯利亚-太平洋输油管道,这条管道是为了从俄罗斯远东地区的油田输送原油。新的ESPO等级原油将在太平洋的Kozmino港口装运到油轮上,并通过支线管道直接运往中国大庆。

我们意识到,一旦2011年首批太平洋管道混合原油(ESPO)进入市场,亚洲将突然出现大批低价中硫原油,这意味着供需平衡将再次发生改变。届时,从世界各地因价格优势吸引到亚洲的原油都将受到影响,其中就包括哥伦比亚的中硫、高硫原油。

2010年初,我们密切关注ESPO输油管道项目的进展。在我们进行任何交易之前,我们希望确定该项目会如期完工。

到2010年中,所有信息都表明该项目将大致如期完成,并按计划在2011年初启动。距离首批原油进入市场还需要一些时间,但至少不会是管道一上线,中硫、重硫原油价格就暴跌。

我们希望选择一个最佳入场时机,以最大程度获得布伦特原油和迪拜原油价差扩大的收益,当然也要考虑到ESPO项目延迟和其他意外情况。

我们最终确定2011年第二季度是布伦特原油和迪拜原油价差最有可能重新平衡的时期。我们认为届时太平洋管道混合原油(ESPO)将在亚洲市场占据重要地位,而欧佩克的执行情况也可能开始松懈。

从2010年中期开始,我们开始建立在2011年第二季度结算的布伦特-迪拜衍生品头寸,通常称为布伦特/迪拜掉期期货合约(Exchange of Futures for Swaps, EFS)。通过买入EFS,我们实际上做空迪拜基准原油,做多布伦特原油。

显然,你不能简单的大举买进衍生品,否则就会抬高你购买衍生品合约的成本,还会让其他交易者发现你的策略。最终,我们通过交易对手和经纪商获得所需头寸。

除了建立衍生品合约头寸外,我们还发现另一个把握布伦特-迪拜原油价差仍然非常小的最后机会。

当时有一个短暂机会,可以做空布伦特/迪拜掉期期货合约——押注于短期趋势的延续,即轻质低硫原油定价与中硫、高硫原油的定价相近,同时也可以做多布伦特/迪拜掉期期货合约,因为我们相信情况会发生改变。

当使用近月价差合约与远月合约价差对冲时,这种交易被称为盒式套利。我们决定做空2010年第四季度布伦特-迪拜原油价差,同时做多2011年第二季度价差,好处是保证金相互抵消,减少交易融资成本,最终达到大幅增加交易量的目的。

#把握市场长期主题才能分得更大蛋糕#  

一旦建立了头寸,我们就必须等待市场的变化发生。那段时期压力很大,无论我们对自己的整体分析多么确信,都有可能发生某些事情使交易偏离最初预期。

我们其中面临的最大风险是,欧佩克可能决定再次提高产量,所以我们一直密切关注他们的信息。我们很幸运,他们在整个2010年第四季度都很好履行配额义务。

欧佩克因油价暴跌而受到重创,因此他们非常希望看到油价大幅回升,尤其是在许多成员国已经习惯将接近100美元/桶的油价纳入预算的情况下。

我们也有更多微观方面的担忧,即可能会有大量炼油厂在2010年第四季度进入检修,从而减少对中硫、高硫原油的需求,影响我们的盒式套利。

最后,我们很幸运,交易如预期发展。2010年底,布伦特-迪拜原油价差在2美元左右,然后在2011年4月,随着太平洋管道混合原油(ESPO)交易量的增加,布伦特-迪拜原油的价差飙升至5-6美元,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有利的重大变化。

最终证明,我们对布伦特-迪拜原油价差关系的判断是正确的,交易为公司带来了非常丰厚的利润。

作为一名原油交易员,我坚信,真正的财富来自于识别这些主题的转变,但只有少数几家贸易公司真正执行交易来将这些多年一现的事件变现。大多数贸易公司仍然专注于传统的日常业务,以及我所称之为“过于微观的交易”,如参与炼油厂供应招标或现货竞标。

诚然,处理日常业务仍然是原油贸易商的核心角色,但我们也努力思考宏观环境,保持对地缘政治趋势的敏感性。

许多年以前,只要在合适的时间成为代表国家的现货交易员,就有机会在每桶油中赚取1美元或2美元,但现在追逐这类交易的交易员太多了,而生产商和买家越来越老练,不再那么依赖交易员作为中间商。

整个蛋糕缩小了,因此传统业务的利润率也大幅下降。获得巨额利润的唯一途径是利用正在出现的、将主导市场的长期主题。

要想成为一名成功的宏观主题交易员,你需要了解未来的供需状况,不仅原油这个宽泛的概念,还包括特定等级的原油,这意味着要像我们一样,对不同等级原油的相对价值将如何演变提出看法。

你需要知道哪些新油田即将投产,它们将生产什么类型的原油,以及新炼油厂是如何设计的。有了这些知识,你就有机会预测特定等级原油的供求关系可能会怎样随着时间而改变。

关键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