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技巧

☞立即开户

50ETF期权300ETF期权_零门槛低费用

以认知购买未来,以未来变现财富

如果说投资既是科学又是艺术,那么属于艺术的部分表现在哪里?舒泰峰先生在《财富是认知的变现》为我们做出了解答,那就是“人性”。在投资实践中,投资者通常会关注科学的部分,但却忽视了艺术的部分。而投资若要成功,则关注艺术部分的“人性”必不可少。“投资是一场反人性的游戏”,如果要清楚地认识如何“反人性”,那就必须首先要清楚地认识何为“人性”。

为此,在《财富是认知的变现》中,作者从行为金融学的角度列出了12个认知误区,然后对应投资和商业史上的失败教训,并从成功的投资家那里汲取成功的智慧,引领我们穿越认知的迷雾。这12个认知误区分别是:过度自信、贪婪与嫉妒、急于求成、禀赋效应、锚定效应、损失厌恶、过度悲观、盲目从众、线性思维、故事思维、黑天鹅、财不配位。

以认知购买未来,以未来变现财富 投资技巧  第1张

1

长期资本管理公司成立于1994年2月。这是世界上最聪明的投资团队。在这个团队里,聚集了两位诺奖获得者,一位提出了“默顿模型”,一位创建了著名的期权定价方程公式。而且,它的创始人是被誉为能“点石成金”的“华尔街债务套利之父”,“挖走了整整一代学术精英”。长期资本成立10个月后,其投资回报率就达到20%,1995年达到43%,1996年更是达到41%,当年的盈利就达到21亿美元,远超麦当劳在全球一年卖10亿的汉堡包的利润。

然而,在1998年的俄罗斯突然债务违约中,长期资本在短短150天中,其资产净值就下降了90%,仅余5亿美元。为防范系统性风险,美联储最后不得不出手“拯救华尔街”,联合14家华尔街的银行,以36亿美元收购了长期资本90%的股权。从此,长期资本彻底退出历史舞台。

长期资本的失败就在于过度自信。他们对自己的理论和模型过度自信,认为如果价格出现了偏差,市场一定会把它纠正过来,价差一定会收敛。长期资本的方法本质上就是利用高杠杆赚价格收敛的钱。

过度自信实际上是人类漫长进化时所带来的一些精神遗产,某种程度上它是我们生存本能甚至发展的秘诀。这一基因密码可以激发人类面对危险时的勇气和对未来的探索激情。然而在投资中如果总是过度自信,则迟早会被市场痛击。因此,查理·芒格先生多数时间都在教导人们要保持理性。查理·芒格曾对长期资本的崩溃评论说:

“因为对自己的杠杆交易模式过于自信而遭受了溃败,虽然他们的主要成员平均智商都有160。聪明、勤奋的人们并不能在由于过分自信而导致的专业失败中得到豁免。”

投资者如果由于过度自信,就容易产生“控制错觉”,更能夸大自己的技能,因此就会高估自己的能力,而低估相关的风险。典型的体现表现在“择时”,相信自己有能力把握时机,于是频繁进出市场。实际上,如果缺乏专业能力来保驾护航,择时是一种相当危险的动作。因为没有多少人可以用这种傻瓜都懂的方法真正赚到钱。如果真是这样,那这个人早就成了亿万富翁,而不是比尔·盖茨或沃伦·巴菲特。

2

投资需要长期主义。著名的投资者詹姆斯·蒙蒂尔曾经指出,在一年的时间跨度内,你所获得收益的绝大部分来自估值的变化,这可能只是价格的随机波动。然而,在五年的时间跨度内,你总收益的80%将取决于所支付的价格以及所投资股票的增长。“这些是基本面投资者应该明白的东西,而这些显然只有在长期才重要。”投资短期有时可能难与投机相比,短期内,投资者可能远远跑输那些投机者。但是,投资者能够拥有的最大边际优势,就是长期导向思维。

在这其中,复利将发挥巨大的作用。复利能将微利变成巨大的引力。在决定长期盈利的因素中,再没有比复利更重要的因素了。巴菲特曾经给别人介绍过复利的魔力:

“假设你有本金10万美元,每年投资的回报率是20%,如果按照普通利息来计算,每年回报只有2万美元,10年后连本带利涨到30万美元,整体财富增长只是两倍;但按照复利方法来计算,亦即10万美元本金,10年后会变成62万美元,比30万美元多了一倍还多。”

时间的妙处在于它的长度。“随着时间的增长,复利效应引发的倍数增长会越来越显著。若仍以每年20%的回报率计算,10年复利会令本金增加至原来的6.2倍,但20年则增加至原来的38.3倍,30年累积增加至原来的237.4倍。若本金是10万美元,30年后就会变成约2374万美元之多。”

然而,如果采用盲目的择时行为,将打断复利的累积。查理·芒格先生对此高度重视:

“如果既能理解复利的威力,又能理解获得复利的艰难,就等于抓住了理解许多事情的精髓。”“复利是世界第八大奇迹,不到必要的时候,别去打断他。”

此外,盲目的择时行为还会错失创造收益的重要时间窗口。彼得·林奇发现,关键几天往往可以成就或是摧毁整个投资计划。在20世纪80年代股市上涨了5年中,股价的每年涨幅大约为26.3%, 坚持长期投资的投资者资产会翻番,但其实这5年的大部分利润是在1276个交易日中40个交易日中赚取的。如果在那40个交易日中你选择空仓的话,你的年均收益率可能就会从26.3%降到4.3%。

拉斯洛·比利伊是康涅狄格州比利伊联合资产管理公司总裁。1999年,他曾入选“每周华尔街名人堂”。作为市场分析家的比利伊在他的《交易大师》中研究了一个更长的时段,他计算之后得出的结论是:如果一位投资者坚守买入持有策略,于1900年将1美元投入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那么到2013年年初,这1美元将升值为290美元。然而,如果这位投资者错过了每年中最好的5个交易日,那么到2013年,1美元投资的价值将不足1美分。

因此,我们所说的“滚雪球”,实际上就是复利。正如巴菲特所说的,复利有点从山上往下滚雪球,刚开始时雪球很小,但只要往下滚的时间足够长,而且雪球黏得相当紧,最后雪球就会很大很大。所以,人生就像滚雪球,重要的是发现很湿的雪和很长的坡。

3

所罗门兄弟公司前首席经济学家亨利·考夫曼曾经说了一句很经典的话:“亏钱最多的人有两类,一类人什么都不知道,另一类人什么都知道。”猎豹移动CEO傅盛改造过一幅人类认知的4个阶段图:95%的人处于第一阶段,即“不知道自己不知道”;4%的人处于第二阶段,即“知道自己不知道”;只占0.9%的人处于第三阶段,即“知道自己知道”;最后,第四阶段,只有0.1%的人“不知道自己知道”。

世界上有成千上万个公司,巴菲特一般会把公司分为三类:“好的公司”、“不好的公司”、“很难看懂的公司”。好的公司和不好的公司,他花了半天时间就能够看出来,而那些花了半天时间看不出来的,他不会强迫自己花半个月时间去看。

这样就产生了四个公司的选择条件:①懂的、能理解的公司,这是为了规避认知的风险;②诚实可靠的管理层,这是为了规避人的风险;③具有竞争优势的公司,这是为了规避市场竞争的风险;④价格具有安全边际的公司,这是为了规避误判的风险。

投资不可能追求极致,巴菲特就从不追求“抄底”。在他看来,抄底是不可能的,不要试图在股市落地的时候进行投资,因为股市最低点的形成没有任何规律可循,谁也无法预测真正的最低点在哪里。即使知道的最低点也没法保证一定能买到最低价位。因此,最好的方法就是留有一定余地,不要满仓进入,尽量保持手中有足够的现金。

文学家马克·吐温说,让你陷入麻烦的,不是你不知道的事,而是你自以为知道而其实错误的事。有意思的是,许多价值投资者宁愿“不知道”,也不假装“知道”。

对此,霍华德·马克斯发表评论说,“知道派”似乎什么都知道,他们知道市场未来走向,知道经济运行脉络,知道投资的本质,知道如何把握市场趋势。而“不知道派”似乎什么也不知道,但却知道要把风险控制置于首位,还知道投资需要一贯性,最后还知道预测并不是关键所在。因为世界非常难以预测,预测极不可靠。他们不知道未来会怎样,但知道现在处于什么位置。

4

投资的根本在于发现价值。股票本质上是公司的所有权,股票的价格是由股票的价值,也就是公司的价值所决定的。虽然股票价格上下波动,在短期内很难预测,但长期而言一定是由公司的价值决定的。正如本杰明·格雷厄姆所说的那样,从短期来看,市场只是一个投票机,不需要投资者具备智能或情绪来控制,只要你有资金就可以办到;但从长期来看,股市却是一个称重计,它能够衡量出哪只股票具有可投资价值。

因此,巴菲特得出结论说,投资股票很简单,你所需要做的就是要以低于其内在价值的价格买入,同时确信这家企业拥有最正直和最能干的管理层,然后,你永远持有这些股票就可以了。不过,简单不等于容易,越简单的事情往往越不容易做到。

正因为如此,查理·芒格先生将投资视为“赌马”:我们要寻找一批获胜概率是二分之一,赔率是一赔三的马。赌马若要百战百胜绝无可能。所以,我们要寻找的是标错赔率的赌局。这就是投资的本质。你必须拥有足够的知识,才能知道赌局的赔率是不是标错了。这就是价值投资。

多数人并不知道一只股票的价值是多少,所以也就难以知道低点和高点在哪里。但是,公司的价值又是由公司的盈利情况以及净资产决定的,而且没有公式能判定股票的真正价值,唯一方法是彻底了解这家公司。要做到这样,首先就得放弃投机心态,老老实实去做研究。把投资股票当做一桩生意来看待,这样就会使自己拥有与市场上的其他投资者非常不同的投资观点。对于这一点,巴菲特说得十分明确:

“如果我挑选的是一家保险公司或一家纸业公司,我会把自己置于想象之中,想象我刚刚继承了那家公司,并且它将是我们家庭永远拥有的唯一财产。”

一家杰出的企业可以预计到将来可能会发生什么,但不一定知道何时会发生。重点需要放在“什么”上面,而不是放在“何时”上面。如果对“什么”的判断都是正确的,那么对“何时”就大可不必过虑。因此,对于巴菲特来说,只要想到隔天早上会有25亿男性需要刮胡子,他每晚都能安然入睡。

但即便拥有这样的投资思维,巴菲特也有错误的时候。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迪斯尼就是一个典型的案例。1965年迪斯尼的税前利润为2100万美元,它所拥有的现金就超过了负债。当时迪斯尼乐园投资1700万美元的加勒比海盗船才刚刚开幕,公司的全部市值也不过只有这艘海盗船的5倍,真是相当便宜。

在这种情况下,1966年巴菲特的公司伯克希尔·哈撒韦以平均每股31美元的成本(股票分拆后),投资500万美元买入该股票,拥有迪士尼5%的股份。遗憾的是,仅仅一年后的1967年,他就以600万美元的价格把这些股票卖了出去。虽然当时这笔投资的获利率高达20%,可是从事后来看,这绝对是一个错误。巴菲特对此也十分后悔,

“如果这笔投资能够一直捂到20世纪90年代中期,那么原来的500万美元就会变成10亿美元也不止。”

5

霍华德·马克思认为,投资市场会在三种情况下出现钟摆式起伏:一是在情绪高涨与低迷之间;二是在为升势而喜与为跌势而忧之间;三是在价值被高估与被低估之间。比如,恐惧与贪婪是两个极端,多数时候钟摆处于两极之间,但是它在中点停留的时候短暂。钟摆不可能永远朝着某个端点摆动,或者永远停留在端点处。所以,做投资最重要的是要有“钟摆意识”。钟摆总是来回摆动,既不会永远指向恐惧,也不会永远指向贪婪,恐惧到了极点便产生希望,贪婪到了极点就产生危险。

股票市场经常大幅度偏离正常收益水平,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因于投资者的心理和情绪,像钟摆一样大幅摆动。一切周期的背后都是人性的周期,正因为投资者的心理和情绪在恐惧和贪婪之间来回摆动,所以市场也在牛市和熊市之间来回波动,不是走到极端就是走向极端。但在失败的投资者那里,摆幅越接近最大时,人们越倾向于将之视为“永恒状态”。

乔治·索罗斯有一句名言:世界经济史是一部基于假象和谎言的连续剧。要获得财富,就要揭破其中的假象和谎言,并投入其中,然后在假象和谎言被公众认识之前退出游戏。而在假相和谎言的背后,就是人们所组成的大众情绪。价值投资者必须十分警惕自己不被假相和谎言所欺骗、所裹挟。为此,查理·芒格先生一生倡导“理性”:

“我们的投资规矩是在等待好球的出现。你需要的不是大量的行动,而是大量的耐心。你必须坚持原则,等到机会来临,你就用力去抓住它们。我们花很多时间思考。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更像学者而不是生意人。我的系统总是坐下来静静的思考几个小时,我不介意在很长时间里没有任何事情发生。”

典型的案例是可口可乐。1987年,道琼斯指数从8月到10月暴跌了36%,然而由于跌得太快,所以巴菲特也没有抓住时机。但在暴跌后的第二年,机会来了,巴菲特开始大量买进可口可乐。到1989年,两年内买入可口可乐10亿美元,1994年继续增持后总投资达到13亿美元。1997年底巴菲特持有可口可乐股票的市值上涨到133亿美元,也就是说,已经变成了本金的10倍。

市场总是被情绪拖曳,因此我们无法预测短期波动。对于股市未来一个月或一年内涨跌我们一无所知。但是,很有可能在市场恢复信心或经济复苏之前,股市就会上涨,而且可能是大涨。巴菲特如此告诫我们。恐惧是追求潮流者的大敌,也是注重基本面的财经分析者的朋友。

如果要有超额的报酬,一定要等到资本市场非常惨淡,并且整个行业都普遍感到悲观的时候,此时,投资的机会就出现了。从长期来看,股市消息将会变得更好。现在所有的坏消息将给投资者在未来5年、10年甚至20年里创造机会。所以,暂时的调整甚至能够使我们以低价购买公司的一部分未来。


关键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