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资讯

☞立即开户

50ETF期权300ETF期权_零门槛低费用

供应链风险及商品面临三大问题

供应链风险及商品面临的三大问题是:需求错配、流动性过剩及全球供给的错配的加剧。

需求的错配

此次和2008年后的区别就是需求源自于欧美的财政刺激,但这种和2008年中国承担刺激总需求的做法有不同,一方面欧美的财政刺激需求(发钱直接消费)会导致中国生产环节迅速过热(外需),同时自身供应和就业并不恢复,中央银行无法正常货币政策回归常态化,这样的错配组合就会衍生出来第二个因素——过低的美元实际利率;

美元流动性泛滥

供应链风险及商品面临三大问题 市场资讯  第1张

图: 美国十年期实际利率     数据来源:路孚特 Eikon

而过低的美元实际利率又会导致资产泡沫化的出现,这一点和2008年之后是一致,都是美元实际利率过低造成的流动性过剩,同样反应在任何资产的过热上,比如随之狂热起来的各种虚拟货币的本质,就是无锚资产对流动性的反应,当然这里面一定要注意衡量流动性的指标是通胀预期和名义利率预期之间生成的实际利率。

供应的问题

对于商品而言,除了前面描述的需求错配和流动性过剩以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冲击和影响就是源自于全球供给的错配的加剧

在经历了2012年到2015年的出清后,巨大的债务压力在全球的资源上游形成了对投资的制约,这也是传统商品周期中为什么供应周期要慢的关键原因——债务制约,同时为了应对潜在的上游资源类企业甚至是政府的债务风险,朱镕基总理当年的供给侧改革在2016年启动。

好处当然是缓和和债务风险,通过主动的收缩产能,淘汰落后产能来增强风险的应对能力;

坏处其实就是会导致上游形成绝对的寡头垄断,所谓的增强了上游企业的风险应对能力的本质就是通过形成绝对的寡头来绝对掌握定价权,越是上游越是垄断越是定价权能力强,也就越能抗风险;下游可以不买,但上游不会因为你需求不足就一定下跌,如果此处再增加上金融衍生品的加持,你不买没关系,金融资本可以来买。

这种发展的过程,你完全可以在当年的OPEC发展过程看到完整的路径,但当年这种定价的能力也曾造成了美国70年代的大滞胀的压力,当时的能源对于有美国而言就是经济发展的软肋并且敞口是在外面,这也是为什么沃尔克之后,美国介入中东建立石油美元循环的内因。

此次疫情后更是几方面激化了供应的这些敏感点,一方面西方不断施压的环保以及碳中和作为国际外交的压力进一步的放大了原本脆弱的供应,另一方面疫情又导致海外原材料供应国家无法正常的展开生产经营活动,同时疫情后的国际政治环境上又陷入了类似中澳这样的局面,全链条的供应链风险逐渐的浮出水面,对全球供应链安全提出了较大的挑战。

供应链安全,商品价格和经济类滞涨压力

这种背景下一般来讲商品价格会出现比较大的波动,甚至一些品种会出现比较极端的行情,上一次具备这样几个条件的时候曾经有过白银、棉花,现在这一次的铜、铁矿石等。

绝对高的价格和利润吸引足够的投资和产出,但问题是目前似乎影响这个传统教科书逻辑的因素并不完全是一个利润就可以引发出来的,并且这个过程如果持续的时间过长对于整体经济而言并不是什么好的事情。

供应链风险及商品面临三大问题 市场资讯  第2张

图: 中国PPI生产资料减去生活资料的差值     数据来源:路孚特 Eikon

PPI里面的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的差值可以看作一个简单的上下游的价差,国内目前PPI生产资料与生活资料同比之差也是历史上的高水平,过往只有朱镕基改革、金融危机前、四万亿、供给侧改革达到过;上下游对价格的忍耐也达到了历史峰值区间,下游基本接受不了。

因为供应持续紧张或者因为政策的原因商品价格继续上涨,明显压缩下游企业的利润,整个行业的利润越来越集中在最上游,如果行业利润进一步向原材料集中,下游出现接不动现货甚至有出现停产的风险。

如果传导不下去,后面怎么演化呢?

毕竟供应的敞口在外面且目前有前面描述的供应链风险存在,现在困扰全球供应链安全的几个核心问题对于中国而言,都是外部风险,并且主动权并不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并不容易应对。

现在能做的只能缓解大宗上涨带来的压力,但都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包括交易所修改交易规则、从金融层面查投机,去杠杆,压制本来就不强的需求,只能用时间换空间,在供应问题缓解之前,国内的经济和资产都将比较难受,这一状态或许真的会持续较长时间。

对内的所有的宏观政策需要考虑处在一个什么样的全球大环境维度上,比如碳中和是一个长期的事情和过程,就如同环保政策一样,都是一个中长期的过程和任务,当然西方和中国发展不同,我们也不能完全的一味地去为了满足欧洲的声音,而不及当下的实事求是的情况。

短周期的错配需要在中长期政策路径中相互做到一个配合,碳中和、环保作为中长期的政策,是正确的发展方向,但政策落到下面执行阶段的时候就有些着急,没有把握好节奏,恰巧又赶上疫情后供应问题的这个时间点。所以碳中和下面执行的行动应暂时缓缓、淡化,等到美元流动性往回收、疫情恢复供给跟上、大宗疯涨势头遏制,几个要素都具备基础之后,再来有序铺开。

另外也曾经向相关部门建议过,以前战略性收的储备该放的放出来,但后来我认为现在这个时间点上游储备绝不能放,因为一旦打储备这张牌后就无牌可打了,这张牌一定要等到恰当的时机才能使用。

一是美元流动性泛滥的预期改变,美联储要往回收钱,二是要等供应端差不多有预期会大量生产、出货,此时再用储备这张牌比较合适。否则就是以前的棉花的下场,储备抛出,但现货市场一直有人接,最后挤仓连底牌储备都没,那样更难受。

最后一个关键的资产,华尔街也都在密切的关注,那就是油价,这个供应链切莫再出现任何的幺蛾子,否则全球金融稳定和经济复苏的压力将巨大无比。


关键词:

相关文章